• 统计网上直报系统
  • 优秀品牌申报系统
  • 信用评价申报系统
  • 药品信息共享云服务平台
  • 两化融合水平自诊断
  • 行业两化融合服务平台
  • 在线学习平台
  • 协会邮箱登录
  • 协会公众微信

  • 您将浏览的信息只供本协会网网员使用。

    请您登录

    如果您还不是中国化学制药工业协会网的网员,欢迎加入。

    联系人:中国化学制药工业协会信息部

    电话:010-57918373/74/97

    行业资讯
    首页动态行业资讯
    再现30%暴跌,“水逆”的韩国生物行业

    发布时间:2019-09-27    来源:药融圈

    今年或许是韩国生物科技行业的“水逆”之年。9月23日,又一家韩国生物技术企业的关键产品经历了后期阶段的惨痛失败。


    Helixmith(数月前名为ViroMed),公布了旗下主要后期管线Engensis(VM202)的三期临床试验结果。消息发出后,Helixmith股价周暴跌30%。

    Engensis是一种人肝细胞生长因子(HGF)质粒DNA产品,适应症为疼痛的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DPN)。 由于其具有神经营养和血管生成的双重特性Engensis被认为可以减少糖尿病引起的神经疼痛。该产品曾被FDA授予孤儿药和快速通道资格,并在研究过程中获得了再生医学先进疗法(RMAT)认定。之前的试验中(一期及二期临床),Engensis展现出缓解DPN患者神经性疼痛的效果。


    Engensis错过主要终点


    在芝加哥举办的一场与内/外部专家的非盲数据审核会议上,Helixmith介绍了Engensis三期临床试验结果。试验评估了Engensis Vs. 安慰剂的疗效和安全性,共有500名(DNP)患者参加。结果显示,相比起安慰剂组,使用Engensis的患者在3个月左右的时间中,平均疼痛得分变化未能展现出统计学意义上的改善,错过主要终点。


    Picture Credit:Helixmith

    为了解释这一失败亦或者给投资人一个交代。Helixmith在报告中提到,试验中出现了“意想不到的药代动力学结果(Unexpected pharmacokinetic results)”,Engensis的DNA出现在了安慰剂组受试者中,而Engensis组中,一些受试者的Engensis DNA浓度显著低于他人。Helixmith表示,如果将这些“意外”观察对象剔除,那么试验结果分析将会产生不同结果。然而在由临床QA专家Leonard Fish领导的调查行动得出结果前,出现这一现象的原因尚不能知。

    Helixmith未来迷茫


    根据报告内容,Helixmith还将围绕Engensis展开2项-3项三期临床试验。这些试验将进一步评估Engensis Vs. 安慰剂对DPN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规模将小于本次试验,计划于6个月内启动,预计2022年上半年完成。有分析认为,在从计划展开的三期临床试验中取得乐观结果前,仅凭目前的试验结果和事后分析,Engensis无法动摇监管机构。

    根据辉瑞2018年财报,Lyrica全年取得49.7亿美元销售额,该药物专利在2018年过期。研发早期,Engensis被公司视为重磅炸弹级糖尿病神经痛药物Lyrica的潜在竞争对手。

    公司研发部门主管Jong-Mook Kim曾表示:“现有的药物选择主要局限于止痛药,长期服用容易造成包括头痛、失眠、抑郁等副作用。更不用说每日服用两次,甚至十几年如一日的长期服用。而VM202-DPN可以在减少使用频率的情况下发挥良好的治疗效果——每隔两周注射两次。”

    “水逆”的韩企

    Engensis三期临床错过主要终点似乎再度印证了近来韩企的衰弱势头。近年来,韩国生物技术公司通过大胆的研究方向与资本青睐建立起独角兽级企业价值,然而却在糟糕的试验数据与结果面前一败涂地。

    Picture Credit:SillaJen


    8月2日,韩国生物技术公司SillaJen宣布放弃溶瘤病毒Pexa-Vec联合Nexavar(sorafenib)治疗肝癌的全球三期临床试验。独立监察委员会表示,联合疗法在PHOCUS临床试验中未能通过无效性分析,建议公司停止该项目,引发业界哗然。与Helixmith一样,事件导致SillaJen股价闪崩30%,公司市值在2小时内蒸发8亿美元。


    除了小型生物技术公司外,韩国大型生物科技企业同样表现不佳。

    Picture Credit:Hanmi

    6月4日,强生宣布终止与Hanmi的研发合作伙伴关系。至此,强生一笔勾销了1.05亿美元预付款和在4年合作中开发新型糖尿病及肥胖症药物的其他支出。Hanmi则在给监管机构的报告中披露,强生放弃了这笔涉及8.1亿美元里程碑款的交易。签订合作协议时,该药物处于二期临床阶段,但就在协议签订后,由于强生发现了生产过程中的一些问题,研究人员不得不停止了患者入组工作。而对于此次合作终结的原因,Hanmi表示:“在两项由Janssen进行的二期临床试验中,候选药物达到了体重减少的主要终点,但其对患有糖尿病的肥胖症患者的血糖控制效果,没有达到Janssen的内部标准要求。”此次事件导致公司股价下跌27%。


    Hanmi公司药物研发一直笼罩着丑闻与阴影。在与勃林格殷格翰的抗癌药 olmutinib合作中,患者死亡被隐瞒,最终Hanmi与勃林格殷格翰终止了价值7.3亿美元的合作交易。今年2月,礼来也悄悄终止了与Hanmi在BTK抑制剂LY3337641上价值6.9亿美元的合作。原因是,一年前研究人员承认该药物在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的二期临床中遭遇失败。在查看了中期研究成果后,礼来最终决定退回该药物。


    Picture Credit:Samsung Biologics

    而至于Samsung BioLogics,虽然未在研发方面遭遇过显著失败。但在金融行为方面麻烦不断。今年3月,韩国证券交易所遭到检察机关调查,理由是放松监管,帮助在Samsung BioLogics上市。而在去年韩国金融监管机构SFC曾暂停Samsung BioLogics的股票交易,并向公司处以700万美元罚款,理由是“IPO前故意夸大公司价值并违反会计准则”。

    (本文系转载,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底部Logo

    友情链接

    京ICP备10047009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1643号

    版权所有 © 中国化学制药工业协会技术支持:大唐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