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统计网上直报系统
  • 优秀品牌申报系统
  • 信用评价申报系统
  • 药品信息共享云服务平台
  • 两化融合水平自诊断
  • 行业两化融合服务平台
  • 在线学习平台
  • 协会邮箱登录
  • 协会公众微信

  • 您将浏览的信息只供本协会网网员使用。

    请您登录

    如果您还不是中国化学制药工业协会网的网员,欢迎加入。

    联系人:中国化学制药工业协会信息部

    电话:010-57918373/74/97

    行业资讯
    首页动态行业资讯
    JP摩根一线追踪:信任危机VS并购余波,全球药企BOSS都在关心什么?

    发布时间:2020-01-15    来源:E药经理人

    2020年1月13日,美国西岸时间早7时30分,旧金山联合广告内的威斯汀圣弗朗西斯科酒店七个分会场会议室按照预期,拉开了一天的序幕。来自全球范围内各大制药企业的CEO代表公司进行路演,主办方采取邀请制,无论公司大小,一律都只有30分钟。以Grand ballroom会议室为例,这一天,依序上台路演的公司包括BMS、诺华、基因测序巨头ILLUMINA、美敦力、吉利德、百特、再生元、强生、GE、百健、赛默飞世尔、默沙东。一批来自华尔街的分析师“严阵以待”,一家公司路演结束后,便飞奔出来,在门口就地开始撰写报告。

    这是正在进行的2020年J.P.摩根健康产业大会(J.P. Morgan Healthcare Conference 2020)的一幕。作为全球生命科学领域规模最大的医疗投资研讨会,其每年1月初都在旧金山的威斯汀圣弗朗西斯科酒店举行。

    图:位于旧金山联合广场内的威斯汀圣弗朗西斯科酒店,2020年JP摩根健康产业大会将在此连续进行四天。


    在此之前,JP摩根健康大会对于中国业界以两个标签闻名:第一,是每年初的全球战略风向标,全球所有排得上号的大型制药企业、生物企业的全球CEO均把这个地方当作年初集中发布年度战略和年度最重要信息的舞台;第二,全球医药项目License in或者License out最有效率的地方,是BD为主的交易场。

    实际上,自1983年JP摩根(小摩)举办第一届全球健康大会的最初那些年,大公司并不是会议主角,其主要的目标是为了让投资者能够更加了解刚刚上市不久或者还没有上市的小公司,小公司是其服务的主要目标。不过,随着全球制药行业的不断发展,最初的诸多小型生物科技公司越长越大,同时,对于传统的全球制药巨头来说,通过这一渠道影响整个资本市场的功能广受认可,因此,大公司开始占据参会者中的大头。

    在大会变化的历程中,还演变出“会外会”,也就是一些组织机构借用JP摩根大会开会的时期,组织小公司路演。因为大医药公司、VC、投资方都来,一对一的对接会反而后来居上,吸引更多人参加。据JP摩根透露:2020年的主会场,将会有超过400家的医药、医疗企业,面向超过8000人进行路演。

    GSK:2020年至少上市六款新药/适应症

    尽管正式在主会场进行演讲是在明天,但GSK全球CEO Emma Walmsley的出现还是引发了在场的关注。有外媒专门对其进行了采访,而Emma Walmsley也对GSK接下来的战略进行了简要介绍。

    最直接的信息是,Emma Walmsley表示基于目前已经获得的良好的临床数据,其计划至少在2020年上市六个新的产品或者新增适应症。

    Emma Walmsley是GSK史上首位女性CEO,其于2016年9月上任,至今已有三年多的时间。而其上任之后也是动作不断,包括砍掉一系列研发项目、剥离非核心业务、重新回归肿瘤市场等等。2019年,GSK的一个重要动作,则是与“宇宙大药厂”辉瑞进行双方消费保健品业务的整合,二者成立一家合资公司,并且由GSK持有68%的股份。

    BMS:世纪并购首年削减8亿美金成本

    “BMS有望兑现到2022年削减25亿美元成本的承诺,仅今年一年就将削减约三分之一的成本。”BMS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Giovanni Caforio在JP Morgan大会期间表示。

    随着去年11月BMS宣布已获得收购新基公司(Celgene)的并购协议所需的所有监管机构的审批许可、双方股东批准,这场从2019年年初便开始占据人们注意力的740亿美元大并购也尘埃落定。而在公司整合规划方面,BMS也势必要加快速度。

    Giovanni Caforio表示,新公司的领导团队已经到位,并且设计了新的运营模式,商业和研发两方面都进展顺利,但在整合BMS和新基的流程和系统方面--比如IT、金融和定价,“我们才刚刚开始”。此前BMS对外公布的人事变动信息显示,BMS首席科学官、肿瘤学家托马斯·林奇(ThomasLynch)以及新基首席执行官马克·阿尔尔斯(MarkAlles)将从合并后的公司高管名单中剔除。BMS首席财务官查理·班克罗夫特(Charlie Bancroft)将退休,新基首席财务官戴维·埃尔金斯(David Elkins)将在合并结束后担任这一角色。

    Giovanni Caforio在大会中表示,“我很高兴我们能够以如此快的速度完成这笔交易,以及我们所获得的价值。”Caforio还强调了2019年在保护Revlimid知识产权方面取得的进展,以及一些药物取得的新进展。Revlimid是新基的重磅品种,2019年前三季度,Revlimid的销售额已达80.79亿美元,在全球畅销量TOP10榜单中高居第二。

    尽管BMS在2020年可能有很多事情要做,才能完全完成对新基的收购,但Caforio表示,BMS不会因此消耗过多对更大优先事项的注意力,包括利用新的上市机会,执行其候选项目。在他看来,2019年的这场交易真正体现了BMS整合的能力。

    诺华:与社会重新建立信任是战略核心

    对于诺华全球CEO Vas Narasimhan来说,2019年应该是一个无比纠结与无比尴尬的年份。这位2018年2月份正式上任的CEO在2018年还是有很显眼的战绩,至少全球首个细胞治疗CAR-T药物Kymriah是其在任时在美国率先获批,而 Vas Narasimhan的上任当时也被认为是可能给诺华带来一个新的管理风格。

    但2019年,诺华用于治疗脊髓性肌萎缩症(SMA)的Zolgensma基因疗法自上市后,便争议不断。先是“天价定价”一剂21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448万元)引发了全民震惊和讨论,后其又被FDA点名存在部分临床前“数据操纵”,这一指控也直接让诺华以及Vas Narasimhan迎来了一场严重的信任危机。

    Zolgensma由AveXis公司研发和生产,2018年4月,诺华以87亿美元大手笔收购了AveXis,此举当时被外界认为是在基因疗法新药上的一次豪赌。就在2019年5月Zolgensma获批后不久,AveXis主动向FDA及其他监管机构承认,这一基因疗法在动物模型测试中存在“数据操纵”问题。而之所以要主动承认数据操纵,是因为担心这些被操纵的数据或许会在Zolgensma申请生物制剂许可证 (BLA)时成为获批的障碍。

    当地时间8月6日,FDA首发声明表示,这些数据并未直接影响药物在临床试验中的效果及安全性,Zolgensma将在市场上继续销售。但AveXis在药物批准前已经意识到这一问题,直到Zolgensma上市后才告知FDA。FDA将持续评估这一问题,以判断是否需要采取包括民事、刑事处罚在内的行动。

    直接的结果就是,不仅FDA重启对其数据的审查,Zolgensma在欧洲的加速审查时间也不太顺利,其原因也在于监管部门对数据准确性的核查上。

    在本次JP Morgan大会上,Vasant Narasimhan直言不讳,“诺华对丑闻已经并不陌生了,但是这家公司正在积极的重塑形象”。他强调,“与社会建立信任是我们战略的核心。”诺华将在本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推出一套站在合规和道德角度,旨在提高全球健康和企业公民意识的目标,并由一个新的执行团队来跟踪其进展情况,而目标绩效也将与高管的薪酬挂钩。

    除此以外,为了保持其目标的全面推进,诺华全球目前已雇佣了1500名数据科学家,有15个正在进行或将要进行的项目。而谈及中国区的市场规划,Vasant Narasimhan表示,预计未来5年将在中国提交50个新药申请。

    吉利德:积极寻找下一个“十年期”交易

    “我们想要发现一些能够与公司既有业务形成互补的安排,就像我们同Galapagos的合作那样。”JP Morgan大会期间,吉利德新任CEO Daniel O’Day如是说。

    对于Daniel O’Day来说,2019年无疑是无比重要的一年。2019年的3月1日,Daniel O’Day正式接棒吉利德的传奇人物John Milligan,任职吉利德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而其所面临的环境并不乐观:营收持续下滑,股价表现一般。一系列大的改革势在必行。

    据媒体报道,Daniel O’Day在大会上表示,在接棒吉利德的这10个月里,他每天都在思考三件事:

    1、吉利德的核心业务(抗病毒业务)能够持续多久?未来十年还能占有多少营业额?

    2、吉利德今天掌握着什么?吉利德内外部在专业技术方面有哪些积累和特张?

    3、吉利德打算买什么?吉利德的下一代并购是什么?

    而在整个2019年度里,Daniel O’Day操刀所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或许就是其在一开始所提到的与Galapagos的合作。2019年7月,吉利德以支付39.5亿美元的预付款和11亿美元股权投资的条件,获得了Galapagos的差异化药物发现平台和其在欧洲以外当前和未来的研发管线。这也意味着,这起交易总金额达到了近51亿美元。而值得注意的是,这同时也是一场长达10年的全球研发合作。

    但显然,不是每一起交易都能是这种“十年期”的大型交易。“你不可能做很多起这种案例,但是我们还是希望在接下来几年里多发现一些途径来至少再做一起类似的交易。”在随后的一个分组讨论上,吉利德的首席财务官Andrew Dickinson 如此表示。

    而在交易的标的上,Daniel O’Day表示表示吉利德仍然会进行一些直接的并购项目,当然绝大部分会集中在早期阶段,但同时也会关注能够对吉利德当前业务起到补充作用的晚期产品管线。通过并购来实现对产品管线的加强以及获得重磅炸弹实际上一定程度上已经成为吉利德这家公司的基因,例如其重磅炸弹级别的药物索华迪,便是通过对Pharmasset的收购而来。

    罗氏诊断:与Illumina15年合作关系确定

    同吉利德在追求下一个“十年期”战略合作一样,就在JP摩根大会期间,罗氏诊断宣布将与基因测序巨头Illumina在肿瘤学领域建立15年的合作关系,其中还包括一些新的伴随诊断适应症的泛癌测定。

    “通过结合罗氏与Illumina合作后的基础医学研究优势,可以在全球范围内提高医疗价值和临床决策,并将为更多患者提供获得NGS的机会,助力其疾病诊断及选择适合的治疗方式。”罗氏诊断CEO Thomas Schinecker表示。

    Thomas Schinecker同样是2019年刚刚接任罗氏诊断的CEO一职,与此同时其还是罗氏执行委员会成员。这一任命自2019年8月1日起开始生效,因此其在CEO任上刚刚半年。但其在罗氏任职的时间却长达16年,2003年其博士毕业之后便以管培生的身份加入罗氏,此后便一直在罗氏,在接任CEO前,其身份为罗氏诊断中心实验室和POC诊断业务负责人。

    罗氏诊断此前一段时间业绩并不积极。2019年一季度,其增长仅1%。整个2019年上半年,增长也只有2%,但销售额仍然不落下风,2019年上半年为63亿瑞士法郎(约445.79亿元人民币)。据罗氏诊断前CEO Michael Heuer透露,2019年第二季度其中国体外市场诊断销售额增长10%。

    (本文系转载,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底部Logo

    友情链接

    京ICP备10047009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1643号

    版权所有 © 中国化学制药工业协会技术支持:大唐互联网+